<ol id="1t27d"><output id="1t27d"></output></ol>

  • <optgroup id="1t27d"></optgroup>
  • <optgroup id="1t27d"></optgroup><optgroup id="1t27d"></optgroup>

    西沙永興島,多云,南到西南風5級,氣溫:29-32度

    更多>>
    九色网 歡迎光臨三沙市人民政府
    《更路簿》,南海主權宣言書
    2016-07-15 10:08 來源: 【字體:   打印

      日前,“見證祖宗海 南海更路簿”圖片展在海南省博物館開展,以期讓更多人了解海南漁民世代耕耘南海的辛勞與智慧。 本報記者 張茂 攝

      一本泛黃的《更路簿》藏本。 本報記者 宋國強 攝

      海南省博物館收藏展出的《更路簿》。本報記者 宋國強 攝

      ■ 本報記者 陳蔚林 實習生 陳卓斌

      核心提示

      連天碧海向遠方無限延伸,雪白海鳥在空中自由翱翔……南海的美,迷醉人心。

      1948年11月,瓊海市潭門鎮草塘村的蘇承芬尚是一個13歲的少年,這是他第一次隨父親出海,第一次那么深切地感受到,為什么父輩對這片深藍如此癡迷,將她喚作“祖宗海”,當成“責任田”。

      擔任船長的父親在海上作業之余,一直在記錄完善一本薄薄的《更路簿》。時光流轉,已過耄耋之年的蘇承芬仍然保存著從父親手里接過來的《更路簿》,在他的精心收藏下,一條條航線、一個個島礁,航行時的季節、風向、水流、云色等等記錄仍然清晰可見。

      但他沒有想到的是,原本只是為做一個念想的《更路簿》,竟在航海技術日新月異的今天重回人們的視野,甚至突顯出比最初作為航海工具書更為重要的價值——佐證了南海諸島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也強調了中國在“海上絲綢之路”中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

      “多少海上傳奇事” | 《更路簿》是海南漁民的“命根子”

      南海風云難測,不是一句警告那么簡單。這條黃金海道,古來有“千里長沙,萬里石塘”之稱,是海上航行特別危險的地帶。在潭門漁民當中流傳著一句古語——“自古行船半條命”,他們甚至把每年農歷十月到第二年農歷二月出海的120天稱作“120個災難”。

      漁民盧裕永講起沉重的往事:他的祖父盧家萬于1948年遇難,尸沉南沙附近海域;大伯盧傳民于1952年遇難,尸骨埋在西沙晉卿島;哥哥盧裕洪于1996年遭遇臺風,全船18名船員無一能從南沙回到親人的身邊……

      80多歲的老船長許書琳還清晰地記得,12歲那年出海,突然襲擊的臺風把漁船一把掀翻。當時73歲的爺爺年邁體弱,不堪海水的浸泡,永遠地沉向了深海,而許書琳則是抱著一只竹筐順風漂流多日,才被人救了起來。

      天災難以避免,人禍亦重重。時隔半個多世紀,86歲的漁民黃家禮仍然心有余悸。1950年立冬后,他與同村人駕船出海,剛剛抵達西沙北礁附近海面,就遇到了大約10只坐滿海盜的“小劃子”將漁船團團圍住索要糧食。情急之下,黃家禮等人在鐵桶里點燃了一掛本想在春節期間燃放的鞭炮,把誤以為船上有槍的海盜嚇跑。

      船長已逝,但他們用生命書寫的《更路簿》卻一代又一代留了下來。查看現存于世的《更路簿》,它們對航行的方向、時間、距離、線路,途中所見島嶼、暗礁,相關海域的海流速度,某片海域在各個月份的天氣變化等重要規律,都作出了仔細的記錄,并且誤差極小。

      “有了《更路簿》,出海賽神仙”“學會《更路簿》,能當海師傅”“家有《更路簿》,能當好船長”……在海南島東海岸,特別是文昌市東郊鎮、鋪前鎮、清瀾港,瓊海市潭門鎮一帶所流傳的這些南海航行的諺語,無不凸顯出《更路簿》在老漁民心中的神圣地位。

      “不可辯駁的主權” | 《更路簿》確證南海是中國“祖宗海”

      在沒有任何現代設備的當時,能夠形成如此系統的航海指南,我們有理由相信,為何學界將《更路簿》稱作“南海天書”。可以說,正是有了這部“南海天書”的指引,世世代代海南漁民方可以來去自如地耕耘這片藍色國土。

      僅以潭門老船長彭正楷擁有的《更路簿》為例,其中記載了17條西沙捕魚線路、200多條南沙捕魚線路、29條從南沙返回海南島的航線、7個海上交通樞紐和漁業生產中心。其他《更路簿》也充分反映,海南漁民的足跡遍布海南島沿岸、西沙群島、南沙群島、中沙群島等海域,幾乎覆蓋了整個南海。

      而且,從這些線路來看,西沙、 南沙海域早在明代就已經成為中國漁民的傳統漁場,漁場保留的作業生活痕跡足以作為海南漁民世代經營和開發南海的確鑿證據。

      因此,學界普遍認為,《更路簿》不僅在當時具有無可替代的指航作用,也在當下具有十分重要的現實意義。

      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邊疆研究所黨委書記、副所長李國強就與記者談到,中國南海諸島及其附近海域主權和管轄權的確立,植根于2000多年的歷史發展,奠基于中國人民世世代代在南海的辛勤耕耘和和平利用。大量史籍和輿圖,向世人提供了中國擁有南海諸島主權的排他性歷史證據,無可辯駁地證明,只有中國歷代政府對南海諸島及其附近海域行使了完整的主權。

      他還認為,“南海諸島上傳統漁場的存在說明,海南漁民行船上島不是蜻蜓點水式來了就走,而是長期地、持續地在這里生產作業,并且為這些島礁命名,慢慢建設起了賴以生存的家園。”

      現存于世的《更路簿》記錄了南海海域的100處地名,其中大多以海南方言命名。

      “不容忽視的是,在這些海南漁民命名的島礁附近,近年來出土了大量陸上、水下遺存,在永興島、石島、趙述島、南島以及北島等地,還發現了14座明清兩代建筑的小廟,在南沙群島也發現有‘兄弟公廟’多所,以及天王廟等遺跡。”海南大學教授周偉民認為,這些證據也說明了,我國人民早已在南海諸島長期居住。

      一本薄薄的《更路簿》匯聚了千年波濤,它身上的每一條“航海密碼”都指向著:我國之于南海諸島的主權不容辯駁。

      “讓活化石醒過來” | 各界聯動保護研究傳承《更路簿》

      沉寂多年,《更路簿》終于浮出歷史深海走到人們面前。

      一枚石子激起千層浪——2008年6月,《南海航道更路經》(類別:民俗,編號X-120)經國務院批準列入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指定瓊海市文化館、文昌市文化館為該項目保護單位,海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為項目業務指導單位。

      申遺成功的消息,讓長年關注《更路簿》的人們猶如注入一針強心劑,那么申遺成功之后,這些項目保護單位、項目業務指導單位又為“讓活化石醒過來”做了哪些工作呢?

      記者了解到,瓊海市文化館作為“南海航道更路經”項目的保護單位,組織撰寫的“南海航道更路經”系列書籍——《南海航道更路經和〈更路簿〉》(上中下)三冊已經完成,并通過有關專家評審,目前正在推進出版事宜。

      通過多方收集整理,該文化館目前收集的實物有潭門漁民出海所需要的更路簿加航海圖一套,古船2艘,生產工具、生活用品、節日民俗用品等實物61件,并在潭門鎮建立了《更路簿》(潭門)展廳,展覽收集到的實物和資料。

      該文化館還于2015年11月舉辦了一期主題為“重走海上絲綢之路 傳承南海傳統文化”的赴三沙市“南海航道更路經”實地傳習活動。

      而文昌市文化館一直在開展普查、挖掘、整理工作,建立完善非遺檔案,在多次的田野調查過程中,收集到南海航海地圖12幅、《更路簿》手抄本2本、航海信號燈1盞、航海酒壺1個、航海木碳火爐1件、更羅盤2件等等。

      為了讓《更路簿》文化走進尋常百姓家,該文化館于2014年至2015年間,共舉辦“南海航道更路經”圖片巡展17場,遍及全市各鄉鎮;每年的文化遺產日還編印《南海航道更路經》《非物質文化遺產法》等宣傳畫冊進行宣傳。

      海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非遺部主任陳佩透露,根據省文體廳關于拍攝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數字資料片工作布署要求,海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作為牽頭單位,已在2013年、2014年分別與瓊海市文化館、文昌市文化館及相關拍攝單位簽訂協議,拍攝制作時長為30分鐘的高清《南海航道更路經》數字資料片,計劃今年8月完成。

      值得一提的是,隨著學界研究的不斷深入,李國強、周偉民等專家學者都有提出,加強《更路簿》研究已成為海南參與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研究課題。可以從法學、政治學、經濟學、歷史學、地理學、地質學、水文學、氣象學等學科入手,推動《更路簿》的研究和傳承形成一門新的學科——“更路簿學”。

      曾經深潛于歷史深海的《更路簿》,不再僅僅是老船長枕邊的“護身符”,也不再僅僅是海南漁民手中的“傳家寶”。它們以古樸而嶄新的面貌走到世人面前,用任何國際強權、輿論欺騙、政治謊言都不能磨滅的事實說明:南海諸島自古以來便是中國的領土!

      (本報海口7月14日訊)

      新聞鏈接

      7月13日,國務院新聞辦發表《中國堅持通過談判解決中國與菲律賓在南海的有關爭議》白皮書。其中第一章“南海諸島是中國固有領土”的第一節“中國對南海諸島的主權是歷史上確立的”,就對海南漁民世代相傳的《更路簿》,以獨立段落進行闡釋。

      白皮書指出:明清時期形成的《更路簿》是中國漁民往來于中國大陸沿海地區和南海諸島之間的航海指南,以多種版本的手抄本流傳并沿用至今;記錄了中國人民在南海諸島的生活和生產開發活動,記載了中國漁民對南海諸島的命名。其中對南沙群島島、礁、灘、沙的命名至少有70余處,有的用羅盤方位命名,如丑未(渚碧礁)、東頭乙辛(蓬勃暗沙);有的用特產命名,如赤瓜線(赤瓜礁)、墨瓜線(南屏礁);有的用島礁形狀命名,如鳥串(仙娥礁)、雙擔(信義礁);有的用某種實物命名,如鍋蓋峙(安波沙洲)、秤鉤峙(景宏島);有的以水道命名,如六門沙(六門礁)。

      中國最早發現、命名和開發利用南海諸島及相關海域,最早并持續、和平、有效地對南海諸島及相關海域行使主權和管轄。《更路簿》就是這一論斷的歷史證據之一。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歡迎光臨三沙市人民政府

    手機版 | 電腦版

    主辦:三沙市人民政府
         版權所有@三沙市人民政府
    電  話:0898-66835903(政府辦公室)
    瓊ICP備14000001號-1  政府網站標識碼:4603000001
    瓊公網安備 46030102000001號  
    技術支持:開普云    政府熱線:0898-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