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 id="1t27d"><output id="1t27d"></output></ol>

  • <optgroup id="1t27d"></optgroup>
  • <optgroup id="1t27d"></optgroup><optgroup id="1t27d"></optgroup>

    西沙永興島,多云,西南風5級,氣溫:29-32度

    更多>>
    九色网 歡迎光臨三沙市人民政府
    駕風馭流“更路簿”
    2017-09-12 10:16 來源: 【字體:   打印

      ■ 李淵林施巧蓮

      自古以來,海南漁民就懂得經略海洋,他們勇于開拓進取,走出了一條獨特的發展道路——耕海與海外貿易。南海“更路簿”,是風帆時代海南漁民世代耕耘南海的經驗總結,更是他們的智慧結晶。

      與季風海流為伍,擇時出發。風帆時代,自然風和海流是航海的動力。據柯家裕《更路簿》記載:“乘冬季十一二月東北風南下,帶足一年的糧食,經西沙直到南沙。”遠航南海的漁船,根據每年的季風安排航程,農歷十一月或十二月東北風起時,自瓊海潭門等地出發,到西沙的永興島或東島補充淡水,再遠航南沙群島作業。待到翌年四五月南風吹來,順風返航。

      選擇冬季出海,還有一個原因。每逢這個時間段,南海北部450米淺處的海流速度為全年最大,漁船順流直下,可在短時間內到達目的地。如果選擇時

      間不當或遭遇風向突變,漁民只能等待或調整航期。這樣一來,就會影響出海作業。

      利用季風海流,布局航程。因為要順應季風和海流,因此布置航路尤為重要。根據《更路簿》的記載,第一站漁船先在西沙的海島上補給,再航向東南到浪花礁,繼而南行到南沙群島的雙子群礁。第二站從雙子群礁南航到中業群礁。第三站繼續南向航行到道明群礁。到達道明群礁,漁民再根據需求按海域分3條航線,即東線、南線和西線分頭出發。有資料顯示,南沙海域此處為弱的反時針環流,流速約為0.2節~0.7節,風浪不急,適合海上作業。

      順應季風海流,駕馭航行。風帆時代的漁船,沒有安裝儀器設備,主要靠更路簿指引更路和羅盤針位。如王詩桃《更路簿·立北海更路簿》中記載:“自光星仔去海口線,用壬丙子午,四更,西北”。這條更路是從南沙的光星仔向西北的柏礁開船,本該應用羅盤上的乾巽針。因為柏礁在光星仔的正西北方,該更路最后選用了壬丙、子午針,成了南北向,偏角達38°。偏差角如此之大,原因在于船長熟悉南沙海域的海流流速,以多年的航行經驗為參照,修正了更路。

      參照季風規律,生產經營。每年農歷三月廿三前后,南沙都有一場較大的西南黑風暴。為躲避風險,漁船會提前結束作業集合于太平島。休整期間,把船隊一分為二,一隊返回西沙群島繼續捕撈,在臺風季節到來之前返航海南島。另一隊遠航南洋,前往海外進行商貿活動,用以貨易貨的方式,在海外將漁產品賣掉。待次年農歷三四月南風起時再返航。這樣就形成了一個生產循環,年復一年地在南海及其周邊海域輪回。

      從海南島目前已經征集到的30多本《更路簿》中發現,有多達480多條更路記載了通往海外各港口的更路。這些通往海外的更路都以南海諸島中的某一港灣作為始發港或集散地,在南海諸島中能成為通往海外的港灣,主要有西沙群島中的北礁(干豆)、中建島(半路峙),南沙群島中的日積礁(乙辛)、南威島(鳥仔峙)、南屏礁(墨瓜線)等。

      此外,在更路簿中,多處可見依據季風海流決策的記載。如“自大潭過東海,用乾巽使到十貳時(更),使(駛)半轉回乾巽巳亥,約有十五頁(更)”“自三峙下干豆,南風甲庚,北風乙辛,三庚(更)收。”“白豆清南邊灣東北風可泊舟,內邊坡圮有澳灣,東北西南風亦可泊舟。”這些都說明,海南漁民根據海流確定航向、設定路線,并且依據季風海流的經驗,調整行船方向以及選擇停泊位置。“十二月流水:廿七、八子時流東,辰時退;廿八丑時流東,巳時退;廿九寅時流東,午時退;三十卯時流東,未時退。”這是更路簿中記載的有關瓊州海峽東北口即急水灣海域的潮汐時刻表,詳細、準確地記錄了全年每日潮汐的起落時間,潮流方向以及是否平流,為避免船只在潮汐變動時出航、返航出現危險提供可靠參考依據。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歡迎光臨三沙市人民政府

    手機版 | 電腦版

    主辦:三沙市人民政府
         版權所有@三沙市人民政府
    電  話:0898-66835903(政府辦公室)
    瓊ICP備14000001號-1  政府網站標識碼:4603000001
    瓊公網安備 46030102000001號  
    技術支持:開普云    政府熱線:0898-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