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 id="1t27d"><output id="1t27d"></output></ol>

  • <optgroup id="1t27d"></optgroup>
  • <optgroup id="1t27d"></optgroup><optgroup id="1t27d"></optgroup>

    西沙永興島,多云,西南風5級,氣溫:29-32度

    更多>>
    九色网 歡迎光臨三沙市人民政府
    三沙歷史:南海諸島千年風云
    2016-04-23 00:00 來源: 【字體:   打印

      歷史?祖祖輩輩生長的地方

      歷史為證

      南海諸島自古以來就是我國的神圣領土

      在煙波浩渺的南海

      散布著二百八十座以上的島嶼

      沙洲暗礁暗沙暗灘統稱南海諸島

      是我國人民最早發現這些島嶼礁灘

      世代以此為基地耕海牧漁

      并對南海諸島進行開發和經營

      而我國歷代政府也最早對這些島嶼礁灘實行管轄和行使主權

      

      一艘漁船拖著一串小船在西沙永興島出海作業。本報記者蘇曉杰攝

      

      南海,夕陽下捕魚歸來的中國漁船。南海網記者張茂通訊員石磊攝

      如同一顆顆熠熠生輝的珍珠,我國280多座島嶼礁灘散落

      在無垠的南海碧波之中。這些形成于亙古年代的島嶼礁灘,并非杳無人煙。當燦爛的文明之光開始照耀在黃河流域,當中原人士對南海和南海諸島還視為“天末遐荒”之時,我國南海沿岸的漁民很早就乘風破浪,活躍在南海之上,他們在大海中捕撈,在小島上棲息,在這里守護著祖祖輩輩用生命換來的藍色國土。

      我國漁民最早穿越南海諸島

      不同于渤海、黃海和東海,南海是一個出產喜暖性海洋生物的熱帶海洋,這些珍奇海產自古就成為朝廷的天南貢品。

      戰國時期的古書《逸周書?王會解》中記載,商代國王湯叫大臣們制定“四方獻令”,伊尹便建議,“正南……請令以珠璣、瑁……為獻。”這說明了一個事實,早在公元前18世紀,我國南海沿岸居民就已從事南海水產資源的開發。此后,《史記?貨殖列傳》《〈爾雅〉注》《吳錄》等史書,皆有關于我國南方人民捕魚為生的記載。

      遠在秦漢時代,我國已經有了大規模的遠洋航海通商和漁業生產活動,南海已成為當時重要的海上航路。從此,我國人民頻繁航行于南海之上,穿越南海諸島,最早發現了這些島嶼礁灘并予以命名,不斷地譜寫著南海和南海諸島開發史的光輝篇章。

      公元226年,三國時的東吳孫權派朱應、康泰出訪東南亞各國,船隊航經南海到達扶南(今柬埔寨)等國。回國后,康泰根據經歷所寫成的《扶南傳》,對南海諸島的地理情況作了準確的記載,這是世界上最早科學描述珊瑚島成因的文獻。

      據考古發現,在西沙群島的甘泉島有一處唐宋遺址,出土一批唐宋瓷器、鐵鍋殘片以及其他生產、生活用品。這無可辯駁地證明,至少從唐宋時期開始,我國漁民就已經在西沙群島居住和生產,早已經是南海諸島的主人。

      及至明清時代,我國漁民在各島嶼上留下了大量遺跡。在西沙群島的永興島、金銀島、珊瑚島、東島、北島等島礁相繼出土一大批明代和清代的銅錢、瓷器及其他生活用品;在西沙群島、南沙群島的各主要島嶼上都發現我國漁民所建的古廟遺存;在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的一些島礁上,還挖掘有多塊清代和民國時期的石碑,多為當時蒞島視察的政府或軍隊要員所立的紀念碑。

      “我國漁民以南海諸島為根據地,辛勤創業,在島上建有住宅和神廟,住宅是他們的棲身之所,神廟是他們的精神安慰。”南京師范大學地理系教授鞠繼武,曾對南海諸島地名、人文歷史有過專門的研究。他在文章中寫道,有些神廟還保存有佛像,如琛航島上的娘娘廟中供奉著明代龍泉窯燒制的瓷觀音像;北島小廟供有木制的神主像。有些小廟還懸掛對聯、橫匾,如永興島孤魂廟的對聯是“兄弟感應靈,孤魂得恩深”;和五島上娘娘廟的對聯則是“前向雙帆孤魂廟,廟后一井兄弟安”,門額是“有求必應”。

      我國人民開發南海諸島的歷史,還可以從“南海天書”《更路簿》中得到有力證明。《更路簿》是我國沿海漁民世代傳抄的航海經書,據考證,現存的手抄本《更路簿》產生于清康熙末年,可追溯至明代。它詳細地記錄了南海諸島的島礁名稱、準確位置和航行針位(航向)、更數(距離),是最直接、最有力的歷史見證。

      我國歷代政府對南海諸島行使主權

      中國政府對南海諸島行政管轄和行使主權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由于南海諸島遠離大陸、面積皆小、缺乏淡水,彼此又相距遙遠,我國歷代政府對南海諸島實施的行政管理不同于各

      地,在不同的歷史時期采取不同的方式,隸屬也代有變化。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統一六國,分全國為四十二郡,其中嶺南邊郡是南海、桂林和象郡。《史記》記載,秦“置南海郡,治所番禺。”南海三郡皆瀕臨南海北部和西部海域,東沙、西沙群島就分別分布于這兩個海域。

      至漢代,南海諸島正式劃入中國版圖。公元前111年,西漢武帝平定南粵之亂,以其地置儋耳、珠崖、南海、蒼梧、玉林、合浦、交趾、九真、日南等9個郡,其中儋耳、珠崖二郡在海南島上,并建立了水師,這標志著中央政權對海南島及南海諸島直接統治的開始。據1973年出土于長沙馬王堆漢墓的文物資料,南海海域第一次出現在漢代我國地形圖上,說明漢朝已把南海及其諸島正式劃入中國版圖。

      魏晉南北朝時期,各個政權都十分重視東南沿海的開發,南海絲綢之路顯得更加興旺。謝靈運的《武帝誄》中,就有“舟師漲海”(即水軍航行巡視南海)和宋武帝率水軍在南海諸島海域作戰的記載。

      隋唐時代,南海諸島歸屬振州。至唐初,海南島環島已建置有北部的崖州、西部的儋州、南部的振州(今三亞市)。《舊唐書地理志》記載,振州疆域“西南至大海千里”。也就是說,振州包括西沙群島在內,這是關于振州管轄海南島南部海域的記載。唐開元十二年(公元724年),由僧一行等人主持的子午線測量,南至范圍達南海及南海諸島,并曾在南海上觀測有關星座進行測理。今天看來,這是中央政府在行使主權之舉。

      北宋,對南海及南海諸島已行使管轄權。據《輿地紀勝》及《瓊州府志》、《崖州志》等史籍,宋代西沙、中沙、南沙三大群島屬瓊州府轄區,當時南海稱“瓊洋”、“大州洋”。當時,朝廷設置了巡海水師營壘,首命水師出巡至“九乳螺洲”(即今西沙群島),這是我海軍最早的巡海活動。

      元代對外實行的開放政策,帶來了南海航線上風帆浪舸的繁榮景象。當時,與廣州有貿易往來的國家和地區達140多個,占元代全國外貿涉及國家和地區的六成以上。海南島也由于貿易發展,刺激了經濟作物生產,踏上了認真開發的軌道。《元史》記載,1279年,元世祖忽必烈派著名天文學家郭守敬到南海測量“南逾朱崖”,“測得南海北極出地一十五度”。雖然今人對“南海”測點到底在何處仍有爭議,但不管是哪一具體地點,都能說明元代我國在南海實施行政管轄這一歷史事實。

      到明代時,海南的地方志已記載了南海。明初,海南設立統一的地方行政管理機構――瓊州府,隸屬廣東,恢復崖州、儋州、萬州。將南海諸島劃歸瓊州府領屬的萬州管轄,并明確區分為“南澳氣”、“七洲洋”、“千里長沙”、“萬里石塘”等四大島群(即東沙、西沙、中沙、南沙群島)。唐胄正德《瓊臺志》(1521)年“疆域”條記:瓊州府有“千里長沙”、“萬里石塘”,進一步說明南海諸島是我國領土的組成部分。此后,我國同海外交往日益頻繁,南海時有海盜出沒,朝廷便派遣海軍進行護航,并加強巡海,西沙群島即在海防范圍之內。

      到了清朝中、后期,日本及西方列強由個別入侵我國到聯合大舉入侵,南海諸島首當其沖。盡管當時的清政府日益衰敗,仍然引起警覺并采取多種措施捍衛領土,開發經營南海及其諸島。

      民國時期,1911年辛亥革命后,廣東省政府宣布把西沙群島劃歸海南崖縣(今三亞市)管轄。1921年,南方軍政府又重申了這一政令。

      捍衛藍色國土之戰可歌可泣

      南海諸島自古是我國領土,這已是不可爭辯的事實。可由于南海戰略地位重要及資源豐富,各國列強紛紛覬覦染指。十八世紀以來,各國列強未經中國政府批準,擅自派出船艦進入南海進行所謂“調查”,其中法國和日本更是一再侵犯南沙群島。

      1931年12月4日,日本發動“九?一八”事件的兩個多月后,當時的法國政府向中國駐巴黎使館提出照會,聲稱“安南帝國”對西沙群島擁有“先有權”,遭到中國政府的嚴辭駁斥。

      1933年4月,法國在越南的水上測量船觀測儀號、炮艦警報號、海洋測量艦德拉內桑號組成“遠征隊”,侵入南沙群島中的南威島、安波沙洲、太平島、南鑰島、中業島等9座島洲。在中業島,他們明明見到4名海南漁民,卻還強行樹國旗、埋占領碑。事后,法國殖民者還將南沙群島劃歸巴地省管轄,這就是法國占領南沙九小島事件。香港《華夏紀實》雜志主編王業隆根據當時地方官向廣東省政府呈報的內容,在《海南漁民是南沙群島的真正主人》一文中記錄下這段歷史。

      法國殖民者對南沙的侵犯,遭到住在南沙各島礁上的海南漁民的反抗。據文昌、瓊海漁民當時回憶,在南威島,文昌漁民符鴻克撕毀了法國國旗;在中業島,文昌漁民王安榮挖出法國人埋藏的物品,鄭蘭錠撕爛法國國旗;在南子島,文昌漁民符國和、石玉礁、林青等人扯下法國國旗,并砍斷旗桿。法國殖民者惱羞成怒,竟以艦只撞漁船。漁民也不示弱,以土炮還擊,竟將洋艦打傷。法國政府向中國提出抗議,當時中國輿論嘩然,群情激憤。廣東省政府向法國提出嚴重抗議,其代表討不到便宜,只好匆匆離去。

      至于日本侵略者,比法國殖民者更加貪婪。“日本人掠奪我國南海諸島物產,先是以臺灣為基地,然后擴及南沙群島。”鞠繼武教授說,二次大戰期間,日本軍隊成為黃海、東海至南海“海上霸主”,其覬覦目光鎖定了全部南海諸島。

      早在1907年,日本商人就以武力侵占東沙群島,被清政府斥退。1918年,日本退伍軍人海軍中佐小倉印之助獨自闖到南沙,尋找“無人島”,他先是登上南子島,見到3名中國漁民在此居住。他不甘心,又去太平島、南威島、中業島、南鑰島,情況大致一樣,這才死了心。

      1921年至1929年,日本拉薩磷礦公司未經中國政府許可,擅自到太平島和雙子島偷采鳥糞。1939年,日本軍艦勝力號侵入南沙,在太平島立碑,碑文為“大帝日本昭和十一年(1936年)水路部臺灣高雄,不許支那漁民登陸。”1939年,日本擅自將南沙群島編入臺灣總督管轄,并改名“新南群島”,隨后,整個南海諸島均被日本占領。其中,太平島成為日軍的潛艇基地,日本人在島上立碑修路,建碼頭,二戰期間曾遭盟軍飛機轟炸。

      二戰結束后,根據1943年中英美三國的《開羅宣言》和1945年7月《波茨坦公告》的精神,1946年中國政府指派高級專員,前往西沙、南沙群島進行接收。據當時的接收專員鄭資約之子鄭仿健回憶,1946年10月23日,部分中央內政部接收人員搭坐太平艦從南京出航,次日在黃浦江口與鄭資約搭坐的中業艦及中建、永興三艦會合。四艦在11月初齊集三亞榆林港,因海面風狂浪大,四艦停泊榆林港達三四星期之久。11月23日,中建、永興兩艦先行出發航往西沙群島;12月9日,中業、太平兩艦出港,駛往南沙群島。12日清晨,南沙艦隊駛進太平島外海,先是派兩組武裝士兵乘登陸小艇上島搜索,未發現外國駐軍后,中業艦遂駛近太平島。當時,在太平島上舉行接收儀式,重豎主權碑,并在島上駐軍和設立漁民服務站。廣東省政府屬下的水泥石技術人員,在島上完成了兩座水泥石碑,其中一座大型石碑立于島的西端,碑刻“太平島”三字。

      至此,南沙、東沙、中沙、西沙群島及整個南海水域,全部重回母親懷抱。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我國政府繼續對西南中沙群島及其海域行使主權。

      歷史永遠超越了我們今天的想象和了解,只留下一個回望的背影。但是,鐵的事實無可辯駁地證明,中國人民是南海諸島的真正主人,南海諸島的主權自古就屬于中國。這個事實,過去沒有改變,今天不會改變,將來也永遠不會改變。文\本報記者高虹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歡迎光臨三沙市人民政府

    手機版 | 電腦版

    主辦:三沙市人民政府
         版權所有@三沙市人民政府
    電  話:0898-66835903(政府辦公室)
    瓊ICP備14000001號-1  政府網站標識碼:4603000001
    瓊公網安備 46030102000001號  
    技術支持:開普云    政府熱線:0898-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