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 id="1t27d"><output id="1t27d"></output></ol>

  • <optgroup id="1t27d"></optgroup>
  • <optgroup id="1t27d"></optgroup><optgroup id="1t27d"></optgroup>

    西沙永興島,多云,西南風5級,氣溫:29-32度

    更多>>
    九色网 歡迎光臨三沙市人民政府
    《南海風云》編劇:實地采訪電影才會那么感人
    2014-04-24 00:00 來源: 【字體:   打印

      訪電影《南海風云》編劇陸柱國

      本報記者衛小林

      

      電影《南海風云》劇照

      國務院批準設立地級三沙市的消息發布后,也勾起了曾在海南拍攝新中國第一部描寫西沙海戰電影《南海風云》的影人的回憶。海南日報記者將電話打到84歲老編劇陸柱國家里后,陸老一聽是采訪當年創作《南海風云》電影的情況,立刻打開了話匣子。

      海戰剛完就踏上西沙采訪

      “1974年西沙海戰一打完,我就領到任務,從八一廠到西沙采訪,當時的要求很明確,就是要我們廠將這場揚眉吐氣的海戰搬上銀幕,在電影界也創下一個仗一打完就拍成電影的新紀錄。”陸柱國告訴記者。

      陸柱國說,當年的交通非常不便,他先是坐火車到達湛江,然后乘坐南海艦隊的艦艇到達三亞的海軍基地,最后,他又從三亞的海軍基地出發,乘坐給西沙島上軍民送水的給養船,才最終到達西沙永興島上,在那里進行了實地采訪。

      最讓陸柱國難忘的,是他從三亞到西沙的這一段旅程。“按理說,我也是有過海上生活經驗的人,沒想到從三亞到西沙,卻讓我吃盡了苦頭。”陸柱國說。他1954年就曾去東海艦隊體驗過生活,并且在東海艦隊的艦船上一住就是4個月。但從那時到1974年畢竟過去20年了。“20年沒到過海上,結果從三亞到西沙的時候,正好遇上大風大浪,一二十米高的浪頭,眼看著一浪又一浪打過我們送水船的桅桿,船只顛簸得不行,每個人都嘔吐,我也不例外。”陸柱國說到這里,用“哎呀”一聲嘆息來表達當年的心情,“這還沒消停,等到我們的船到了西沙,要搭跳板,那海浪呀,竟然把我們的跳板都打斷了!我當時都有點害怕西沙這次采訪之行了,沒想到,咳,上島第二天,西沙風平浪靜。哈哈!”陸老高興地說。

      敵人投降沒白旗竟搖白褲頭

      “如果不是實地采訪,電影的情節和細節永遠都不可能有多真實多感人。”陸柱國興奮地說起了當年在西沙采訪參與過西沙海戰的軍民的收獲。

      陸柱國說,西沙海戰的真實情況,已經在電影里全都表現了,但最讓他難忘的,是當年他通過采訪了解到的一個真實細節:南越海軍開始并沒有把中國海軍放在眼里。但當中國海軍用輕型戰艦擊沉了他們的一艘重型戰艦以后,南越海軍其他三艘已經受傷的戰艦里,有人準備投降,但他們手里沒有白旗,結果只拿出一個白褲頭來搖,惹得中國海軍戰士又好氣又好笑。

      10余天完成《南海風云》劇本

      “我在西沙永興島上待了一個多星期,采訪了大量當時參與過西沙海戰的當地民兵、漁民和海軍官兵,收獲了豐富的第一手資料,然后就回三亞準備創作劇本。”陸柱國說。

      陸柱國回到三亞后,才看到當時搶灘登陸成功的一艘艦艇,是被我海軍南海艦隊從西沙拖回三亞基地的。“整個艦都燒得焦黑了,看不清本來面目,可以想見當時的戰斗有多慘烈!”陸柱國說。后來,在電影拍攝過程中,這艘艦艇搶灘登陸成功便成了重頭戲。

      “后來聽攝影師蔡繼渭說,本來在南海艦隊配合下拍攝的搶灘登陸戲非常漂亮,畫面也非常美,可惜回北京洗印底片時出現失誤,樣片全報廢了,蔡繼渭說他都想哭了。”陸柱國告訴記者,“后來劇組也補拍了,據蔡繼渭說,效果沒有在西沙拍的一半好。咳,電影就是遺憾的藝術哇!”

      住在三亞海軍基地里,陸柱國頭腦里完全是活生生的剛剛過去不久的戰爭和人物畫面,他僅用了10余天時間,便完成了《南海風云》劇本的創作。

      “不過,我當初擬定的劇本名字不叫《南海風云》,而是《飛翔吧,海燕!》,后來經過八一廠和總政等多位領導研究,最終定名為《南海風云》。”陸柱國告訴記者。(本報海口7月3日訊)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歡迎光臨三沙市人民政府

    手機版 | 電腦版

    主辦:三沙市人民政府
         版權所有@三沙市人民政府
    電  話:0898-66835903(政府辦公室)
    瓊ICP備14000001號-1  政府網站標識碼:4603000001
    瓊公網安備 46030102000001號  
    技術支持:開普云    政府熱線:0898-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