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 id="1t27d"><output id="1t27d"></output></ol>

  • <optgroup id="1t27d"></optgroup>
  • <optgroup id="1t27d"></optgroup><optgroup id="1t27d"></optgroup>

    西沙永興島,多云有雷陣雨,偏西風5級,27-31度,浪高:1.0~2.0米,最大浪高:2.5米

    更多>>
    九色网 歡迎光臨三沙市人民政府
    “老三沙”夫妻西沙戀愛結婚
    2014-04-30 00:00 來源: 【字體:   打印

      作為“老三沙”的代表,今年79歲的杜永天向記者講述當年在永興島上挖鳥肥的經歷。

      (南海網記者李曉梅攝)

      


      “老三沙”的代表,今年79歲的杜永天1955年前后登上永興島,和老伴陳惠華在島上組建了家庭。

      (南海網記者李曉梅攝)

      “如果我的眼睛能看見,真想再上永興島走走看看。”4月29日,在海口“見證波瀾歲月”三沙史料史實尋訪活動啟動現場,作為“老三沙”的代表,今年79歲的杜永天感慨良多,說起當年在永興島上的一幕幕,意猶未盡。此時,他手上拿著一份刊載了當年永興島上生活的1957年中國青年報復印件,以及一本取名《開拓西沙人》的書籍。

      “你指給大家看看,我們當年在島上種菜打球的場景,還有我們的全家福,3個兒子都在島上出生。”眼睛已失明的杜永天,趕緊讓老伴陳惠華向記者介紹當年的歲月。有趣的是,杜永天全家福里,3個孩子分別取名西沙、南沙、中沙。“西沙是我國的領土,我和妻子因西沙相遇,孩子也在西沙出生,所以我給孩子起名叫西沙。”

      杜永天踏上永興島具體是哪一天,他已記不清了,只記得是1955年前后。當年他在海南供銷總社下屬的海南鳥肥公司工作,因工作需要被派往西沙,組織工人到島上挖鳥肥。20歲的小伙子跟著其余62個人,經過36個小時的海上顛簸,終于登上了西沙永興島,這一干就是15年。

      “當時島上沒有像樣的建筑,只有兩座廢棄的炮樓,還有幾個漁民搭著帳篷臨時住在島上。”老人回憶,起初他們沒有住的地方,天為被地當床,每天拿塊木板躺在沙灘上睡,一睡就是20多天,直到木板房建好。“用水難,吃菜難,生活枯燥乏味,我們只能自己想辦法慢慢解決。”杜永天說,盡管條件非常艱苦,但沒人喊苦喊累,最多的時候島上一共有500多名工人挖鳥肥,5年的時間共有100多萬噸鳥肥運出永興島,用于農業生產。

      中國青年報當年的報道記錄下了當時的情景:“在永興島的闊葉植物林里,有400多名開發鳥肥的小伙子,他們是海南島鳥肥公司和西南沙漁場調查隊的工人。他們冒著高三點五公尺的巨浪,度過水深二千英尺的海洋,到永興島安了家,成立了俱樂部。從此,永興島上歌聲四起,小伙子們干勁十足……”

      采訪時,杜永天老人的老伴一直陪伴左右。杜永天說,他們夫妻結合是因為永興島。“當初老伴是一名護士,作為醫療人員與自己同批上島,本來只計劃3個月便輪換下島,沒想到卻為我留了10年。”這時,杜永天老人還握了握老伴的手。

      “那時候我和老伴都有些文化,島上有些出板報寫字的工作就交給我們兩個人來做,一來二去,兩個人就產生了感情。”杜永天笑著說,1956年,他和妻子結合了,當時成了永興島上唯一的一對夫妻,組建了幸福的家庭。

      老人片段化的描述雖然零散,但那些故事和歲月卻彌足珍貴,成為三沙歷史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三沙史料史實尋訪活動活動啟動當天,和杜永天同時出現在現場的還有88歲的云林老人。1955年,當新中國第一次對西沙群島開展調查的時候,西沙幾乎任何設施都沒有。云林作為海南地區農業部門的代表參加了這一次考察。

      鮮為人知的是,杜永天所在的海南鳥肥公司的成立,離不開云林當年所在的西沙群島勘察隊1955年的那次考察活動。這是新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對西沙群島資源進行較為全面的調查考察,這次的勘察活動促使了鳥肥公司的誕生,也開始了新中國對西沙最早的開發和管理活動。他們用近1個月的時間考察了西沙群島的13個島嶼。考察成果總結成了一份調查報告,成為新中國對海諸島開發和管理活動的有力見證。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歡迎光臨三沙市人民政府

    手機版 | 電腦版

    主辦:三沙市人民政府
         版權所有@三沙市人民政府
    電  話:0898-66835903(政府辦公室)
    瓊ICP備14000001號-1  政府網站標識碼:4603000001
    瓊公網安備 46030102000001號  
    技術支持:開普云    政府熱線:0898-12345